补天之手 读者2018年

补天之手

老范做修补古籍的匠人已经15年了,到今天他还遵循一条原则:“我和我所有的徒弟,都不用隔夜浆糊。”   为什么?很简单,修补古籍需要裱褙新纸,而新纸与残破书页之间的粘结全靠浆糊。浆糊只有涂得极薄,又具备...
阅读全文
深潜 读者2018年

深潜

一   “我们”,是近60年前和黄旭华一起被选中的中国第一代核潜艇人,29个人,当时平均年龄不到30岁。一个甲子的风云变幻、人生沧桑,由始至今还在研究所“服役”的就剩黄旭华一人。“我们那批人都没有联系...
阅读全文

读者2017年

守雌

守雌
大概是在1995年,我接到上海锦江饭店总经理助理袁辽俊的电话。   “曹总,您在福州...

读者2016年

味道

味道
发小郑直要请我去他奶奶家吃饭。郑直的奶奶做菜是真的有绝活儿,想到这点,我就来了精神,...

读者2015年

被知识拯救的生命

被知识拯救的生命
1973年的某个深夜,年近六旬的顾准独坐在京城的某个牛棚之中。   那时,最爱他的妻...

读者2014年

埃博拉病毒与巧克力

埃博拉病毒与巧克力
今年万圣节到来之际,很多父母已注意到了巧克力的价格变化。他们发现,每包巧克力糖果都上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