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业太多怎么办 读者2019年

作业太多怎么办

在斯坦福大学前教务长朱莉·利思科特-海姆斯寫的《如何让孩子成年又成人》里读到一个故事。   2012年,她和另一个斯坦福教授聊到孩子作业太多的问题。那个教授有3个孩子,有一回,已经到了该睡觉的时间,但...
阅读全文
追求彻底简化的抽象画派 读者2019年

追求彻底简化的抽象画派

时至今日,绘画中的抽象表现形式不仅在艺术创作中具有广泛的影响力,也得到了一般观众的认同和追捧。那么,为什么没有表达任何具体形象的抽象画能够为大众所喜闻乐见呢? 抽象画在欧洲崛起   抽象画起源于19世...
阅读全文
树还记得 读者2019年

树还记得

如果有一天你拜访曼哈顿的第五大道,可以注意一下路边的行道树。你也许会发现一棵非常不友好的树——它的树干上缠绕着巨大而尖锐的棘刺。这些刺有的能长到比人的手掌还长,刚生出时还柔软而嫩绿,但很快就会变得坚硬...
阅读全文

读者2019年

活在一粒梅干上

活在一粒梅干上
  我和良子女士时隔多年重逢,都为对方的健在而高兴。良子女士给我带来了梅干。梅干装在...

读者2018年

在北极冰泳

在北极冰泳
  刚登上“50年胜利号”时就听说,抵达北纬90度后有个活动,叫“北极点之泳”——所...

读者2017年

守雌

守雌
大概是在1995年,我接到上海锦江饭店总经理助理袁辽俊的电话。   “曹总,您在福州...

读者2016年

进入宁静之地

进入宁静之地
在平均海拔3000米的维龙加火山群上,乔治·夏勒先生又穿了同样的衣服,在同一处低矮的...

读者2015年

琐语

琐语
◆一座城池对于一个人的意义,很多时候,仅仅是因为那城里住着某个你牵情的人。   ◆一...

读者2014年

埃博拉病毒与巧克力

埃博拉病毒与巧克力
今年万圣节到来之际,很多父母已注意到了巧克力的价格变化。他们发现,每包巧克力糖果都上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