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人的职业

好人的职业

突然想当医生了

  我的一个亲戚10多年前移民去了加拿大,那时孩子才上小学,现在都读大学了。
  华人比较勤劳又聪明,到了加拿大经过几年辛苦打拼,不知不觉间都混出来了。亲戚在多伦多的高档社区买了大房子,该地的中学不错。孩子在这所中学是优秀者,学习成绩拔尖,尤其对化学特灵光,而且真正是全面发展,钢琴、合唱近乎专业,又打得一手好棒球、网球,身体倍儿棒,又高又壮。
  依着孩子的想法,大学就要上艺术院校,专攻钢琴。亲戚作为一个华人觉得这不太靠谱,就循循善诱:“你看你对科学也挺有兴趣的,将来当个教授或科学家比较稳当,钢琴可以当个人爱好嘛。”华人的孩子听话,就读了自己喜欢的化学专业,上的大学也是加拿大最好的大学之一。上了大学后,孩子依然是挡不住的优秀,上了半年,竟然开始和教授合作研究一种飞机用的纳米新材料,并小有成就,还被哈佛一位教授邀请去继续从事这项研究。爸爸高兴得不得了,说:“孩子,爸爸当年没能上哈佛(爸爸是中国的博士),你现在上了哈佛,爸爸也甘心了。”
  不料,孩子在哈佛读了几个月,突然又想当医生了。也许是看重医生收入高吧。要在美国或加拿大当医生是非常难的,先要通过初试,这是一个全面的考试,天文地理数理化,甚至文史哲法律经济都要考,应该是看你个人的全面素质吧。然后是面试,然后才能去读医学院,然后还要住院实习,然后……
  亲戚对孩子的这个选择很高兴,觉得这是个很有前途的职业,积极为他搜集各方面的考试资料。孩子很聪明,各门学科很快就掌握得不错了。
  初试还算好办,毕竟都是知识,辛苦点准备,以孩子的聪明和勤奋应该能拿下。亲戚觉得无法准备的是面试,总是不知道面试要考什么,怎么准备。于是,她给一个亲戚打电话咨询。说起她的这个亲戚,那可真不简单。《北京遇上西雅图》大家都看过吧,我总是怀疑该片参考了此人的故事,因为经历太像了。他20世纪80年代在北京协和医学院读完硕士,后来去国外留学,然后去美国,在医院等了不少年,才当上正式的医生,后来成为美国胸外科学会的会员。其中的艰辛,这里就不表了。我看有媒体报道他,说他的手比绣花女和艺术家还灵巧,给心脏做手术那是到了艺术的境界。怎么样,和电影主人公的求学工作经历很像吧,只是他有没有过那样的爱情故事,我就不知道了。
  他在电话里跟我的亲戚说,面试没有什么好准备的,其实面试官就是看你适不适合当医生。亲戚更糊涂了,那怎么叫适不适合当医生?这也太虚无缥缈了。他又笑着说,是,这也没法明确说出个一二三来,但面试官都很有经验,一看就知道你适不适合从事医生职业。总之,亲戚最后还是一头雾水,理解不了这件事。

我们想要什么样的医生

  她后来在电话里跟我讲了这件事,我对此也思考良久。是啊,医生这种职业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人?我不是医生,也没和很多医生交往过,下面的一些想法纯属推测。从大众对医生的期望推测,我想要一个什么样的医生呢?我想是这样,他医术精湛、为人很好,这样我相信他能治好我的病,同时又不是在恐怖的环境下被治疗,而是在友善的环境下,心情放松地接受治疗。
  所以,总结一下,其实很简单,医生应该是个好人。这个好人,不是指除了脾气好外一无所长、见面只会点头的老好人,而是既有一身本事,又与人友善相处的好人。《走遍美国》的主人公应该是个典型的医生形象:相貌堂堂,温文尔雅,对待小朋友慈爱如父,但遇到急救时利利索索,麻利儿就救好了人。
  您可能会问,那什么职业不都是需要这样的“好人”吗?还真不是。有一年,我去听一场报告,一位在香港多年的记者讲的。讲完,一人提问:“香港人如何看待特首?”记者答:“有些香港人认为他是个好人,但不是一个好官。”你看,政治家你不能既要求他能治事理政,又温良恭俭让,他需要的是魄力,大刀阔斧,雷厉风行。
  其他,像企业家、艺术家、球星等,我们都不能要求他必须是个好人,这些职业都是要彰显个性、挥斥方遒的。你怎么能要求一个艺术家,穿着打扮不长发飘飘、胡须飘飘、衣衫飘飘?
  那哪些职业和医生一样,需要是一个好人呢?我想教师、工程师等国外的中产阶级职业可能如此。他们构筑了社会的中坚力量,维护了社会的稳定,构成了社会的底色。
  再回头想想我亲戚的孩子面试时能否被看上,被认为适合当医生呢?我有点担心,其实他挺好,是个好孩子,知识丰富,人也乖巧。我唯一担心的是,面试官看出他想当医生是奔着挣钱多。也是在一次会上,我听一位研究者说,在美国,大部分医生从事这个职业不主要因为挣钱多,而是确实想救死扶伤。而她在中国做的调查,很多医生直言,他们是因为收入高而选择这行。当然我们也可以说美国医生可能虚伪地填了调查问卷,但起码他们知道,为了钱而做这行是不对的。也可能美国医生一般家境较好(美国有个说法,律师的儿子是律师,医生的儿子是医生,因为只有他们能付得起法学院、医学院高昂的学费),他们已不把收入高作为主要目标,收入只是一个附属产品。但不管怎么说,在这行,你不能表现出对钱的过分热衷。而亲戚的孩子,可能会被面试官看出些许迹象,他们见过多少人,谁有什么小心思,他们一眼即可看出。

当好人不被尊敬

  我的好友郑承军教授,金融危机后去欧洲考察,回来写了一篇文章《欧债危机是经济危机,更是精神危机》,说:“随着物质财富的积累和生活水平的提高,资本主义社会开始慢慢丧失最初的奋斗动力,转而追求生活的安逸和闲适。当然,适度追求生活质量无可厚非,但过度或片面地贪图享受和快乐,会给社会带来慵懒、不思进取的气氛。不可否认,当下欧洲就弥漫着一股懒散、享乐、缓慢、停滞之气,许多商店在中午或节假日闭门休息,问其原因,因为要午休或休闲,完全是以经商者个人为中心的。”
  既不努力工作,又要过好日子,那怎么办?郑教授引用德国学者的话说,如今资本主义的经济增长方式就是赌场资本主义。我也看过相关的文章,说他们发明了很多的所谓金融创新工具,卖给发展中国家,也卖给自己人。其实就是赌博,他们自己算出自己获胜的概率高,你的概率低,于是你就把钱输给他了。
  这个方式一开始看起来确实挺好,挺挣钱,于是大家纷纷涌入诸如金融工程等专业,毕业后进入投行,而医生、教师、工程师这些本分的工作者,却往往被认为是没本事的人。社会的价值观变了,好人不再被好评。当我看到西方人自己写的这篇文章时,和郑教授的观察体会一印证,我想西方的文明真的没落了,他们确实出现了精神危机。
  而我们,千万要引以为戒,一个正常良好的社会,应该是好人的职业受到尊重的社会。
  (惜 茹摘自《大学生》2014年第20期,黎 青图)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