进入宁静之地 读者2016年

进入宁静之地

在平均海拔3000米的维龙加火山群上,乔治·夏勒先生又穿了同样的衣服,在同一处低矮的树干上蹲着,像过去的十几天一样,让自己尽量显得像一根木桩。不远处是一群山地大猩猩,它们开始还对他抱有警惕,一段日子过...
阅读全文

散沙与沙袋

沙是最不可收拾的东西。记得十年前,我在故乡石门湾的老屋后面辟一儿童游戏场,买了一船河沙铺在场上。一年之后,场上的沙完全没有了。一半黏附了行人的鞋子而被带到外面去了,还有一半陷入泥土,和泥土相混杂,便只...
阅读全文
味道 读者2016年

味道

发小郑直要请我去他奶奶家吃饭。郑直的奶奶做菜是真的有绝活儿,想到这点,我就来了精神,一口气爬到四楼。我俩兴冲冲地敲开门,老太太已经笑呵呵地等着了。我进了屋先是问声好,然后把水果放下。老太太笑着说“欢迎...
阅读全文
不爱接班的孩子 读者2016年

不爱接班的孩子

L先生是我多年的企业家朋友,在南方办有一家大型家电制造企业。有一次,我去他那里做调研,到了晚上,他很神秘地邀请我参加一个私人晚宴:“你也帮我看一下,有没有靠谱的。”   这天,正巧从北京来了一个企业家...
阅读全文
两个有性别的太阳 读者2016年

两个有性别的太阳

我的少年时代是一个讲成分和阶级的时代。我父亲是右派,我外公是地主。两顶“黑帽子”,是两座黑压压的大山,压得全家人都直不起腰,全家人受尽屈辱和伤害。   我上学的记忆就是从被污辱开始的。记得那是一个下雪...
阅读全文
50年前的那次应聘 读者2016年

50年前的那次应聘

这是50年前的事情了,那时候我才19岁,居住在伊利诺伊州。约翰是我的同学,也是我的邻居。我家经营着一家杂货店,而他家则完全靠农场里的玉米为生。   中学毕业后,我们都没有上大学,我不满足在家里守杂货店...
阅读全文
蚕豆 读者2016年

蚕豆

我和蚕豆的故事,是我终生都不能忘怀的。   我出生的那个村子叫杨家庄,到我出生的1964年,父亲的情况有了很大的好转,他可以在我母亲所在的小学做“代课教师”了。问题也来了,夫妇两个都要上课,午饭就成了...
阅读全文

从迷宫通向自由

1986年6月,阿根廷诗人、小说家博尔赫斯长眠于日内瓦。86岁的他知道自己身患癌症后,迁居到他年轻时旅居过且念念难忘的日内瓦。在那里,小他47岁的玛丽亚·儿玉决定嫁给他。她的陪伴给了他一直渴望的平静,...
阅读全文

凡俗与高雅

蒜是个凡俗的东西。   引车卖浆者流,喜其开胃的药性,餐饮时,大肆咀嚼;故,弥漫着蒜味的地方,一般不会是太高雅的地方。   贵族对蒜厌恶而远避;但以蒜作调味品的菜食,他们却吃得很欢畅。为避免尴尬,你不...
阅读全文

7分钟定律

美国人做过一个实验,在酒吧里,男人看中一个陌生而吸引人的女人,走过去主动搭讪,平均只需要7分钟。   女人在酒吧里看见令自己心动的男人,主动走上前搭讪,却需要27分钟。   为什么?因为男人纯粹以外形...
阅读全文